国羽混双主教练杨明:无压力重新出发 从零开始

2019-10-20 05:39

杨明 杨明

  里约奥运会后,国家队没有设立混双组,即使主攻混双的队员也分别属于男双和女双组。2017年,混双在苏杯上三次丢分,接着在世锦赛上屈居亚军。之后,国家队对混双组合进行了重组,并正式设立了混双组,而教练人选很快锁定在杨明身上。

  杨明从国家队退役后,曾在国家青年队和广西队任教,也当过商人和赛事创办人。2017年11月,他回到国家队。两个月考核期后,他正式出任新成立的混双组主管教练。

  从零出发迎难而上

  上任之初杨明面临两个困难,一是配置,二是成绩。混双组刚成立时只有7名队员,人数少、对抗程度不够。慢慢地,人数升至9人、11人,到如今的14人,不断壮大。杨明表示,人数的扩充和常有的临时借调陪练,体现了张军主教练和其他组别教练的信任和重视,也体现了混双组的成长。

  另一方面,混双组合打乱重整,一切都是新的和未知的,谁也不曾预料这两年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上任伊始,有人问杨明:“面对今年多次失手的混双组,你有怎样的压力?”杨明反问一句:“为什么要有压力?重新出发就是从零开始。”

  他这么说,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心里始终没底。队伍和杨明协商确定的任务是2018年要拿6个冠军,其实挺不容易的。当时,王懿律/黄东萍并未成熟,郑思维/黄雅琼刚刚配合,最年轻的何济霆/杜玥反而成为了配合时间最长的搭档,不稳定是头号隐患。

  刚开始,由于对队员不熟悉,杨明更多的是观、听、察,逐步摸索每个运动员的个性和训练比赛规律。这一年,混双组在摸索和跌撞中呈现出很好的上升趋势,单是郑思维/黄雅琼就完成了整个混双组在全年的目标,而且是超额50%完成。

  然而,提到这些成绩时杨明总是波澜不惊,仿佛和他无关。他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那些败仗,特别是郑思维/黄雅琼在去年全英决赛领先时被翻盘,以及屈居亚军时心中受到的巨大冲击。包括去年6月,“雅思”和“黄鸭”两对组合先在马来西亚公开赛会师决赛,却在紧接着的印尼公开赛接连败给马来西亚的陈炳顺/吴柳莹,这些都被杨明一笔一划地记录在了训练手册上。

  大框架和小个性

  现在,外界都说混双这两对组合是“双保险”,一向谦虚低调的杨明是绝不会认同这种说法的。不管是郑思维/黄雅琼的高处不胜寒,还是王懿律/黄东萍的成熟促进步,他们在杨明眼中总有“美中不足”。对于他自己,他甚少提及,采访时目光也会不自觉地扫到队员身上,他说这是自己忘我到组里。

  “雅琼太沉稳,东萍略急躁,思维太能冲,鸭子太能倒。”杨明口中满是对徒弟们的了解。培养这些高水平运动员,杨明有自己的一套,那就是多元多向发展。他认为,队员有不同特点和个性,应结合大框架和小个性来培养。所以,他会允许黄东萍偶尔发脾气,允许黄雅琼自己休息。在成都双流集训时,郑思维因为伤病缺课较多,每看到队员打对抗他都手痒,想上场。对此,杨明甚至要主动去限制郑思维上去肆无忌惮地蹦跳。

  这样的思路还体现在比赛场上。像今年印尼大师赛决赛,“雅思”面对正逢退役战的纳西尔,仪式感和魔鬼主场让这一关的难度变成超难。没想到的是,杨明心态很好,他心里是允许“雅思”输的,他只想把这当成奥运会的模拟,探索出现问题时我们应怎么办。所以他没有急,这样的“放”却造就了最后的“得”,“雅思”赢了。

  想法看经历,曾经的多元身份让杨明能多角度考虑问题,在耐心、宽容和理解上有更多的想法。当运动员时,杨明没有参加过奥运会,如今他将以另一种身份冲击奥运会。但他说,奥运会太远,他得先把手上的工作做好、做细。

  俗话说: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这个规律用在混双组上最适合不过。男女队员相互提高,在这之上,杨明正用他自己独特的风格探索着前路。

  (羽毛球杂志)


上一篇:国羽男双顶梁柱陈其遒:没有完美所以不再苛求
下一篇:罗毅刚临危受命扛起国羽女单 不惑之年再追梦想
Copyright © 2018-2028 雷火体育 版权所有